淘宝刷单 - 欧洲远征军,说易行难

2021-09-15 欧洲远征军,说易行难
淘宝刷单_天猫刷单_电商刷单_安全刷单


最安全刷单平台—支持淘宝天猫京东拼多多抖音等店铺!不为便宜付款,只为效果买单. 50万遍及全国的真实买家,人群更加精准. 1人1号,真实购物流程下单,做单更安全. 精细化刷单可获得更多淘内免费流量. 精细化刷单,超快提升权重排名. 支持资金垫付,让您刷单零风险. 联系电话:18373873997,QQ:370848424,中国最大的淘宝地推刷单平台,严格实名,全国200多个地区现场放单,更安全,更快捷,投入产出比远远高于直通车,是您开店必备的营销利器,快速打造淘宝权重店铺。 人气排名平台宗旨:提供优质刷单资源,给商家强有力的保障让天下没有难做的店铺! 淘宝刷单,淘宝精刷,淘宝地推,天猫精刷,天猫刷单,天猫地推,安全刷单,安全补单,地推刷单,地推补单,快速刷单,电商刷单,电商补单,安全地推补单,补单,快速补单,真实地推补单,快速地推补单,不降权刷单,不降权精刷,不降权地推补单,地推真实补单,地推安全补单,地推爆款补单,电商地推补单,淘宝刷单,天猫刷单,拼多多刷单,电商刷单,安全刷单,淘宝补单,天猫补单,拼多多补单,快速刷单,地推刷单,淘宝刷销量,天猫刷销量,拼多多刷销量,电商补销量,安全补销量,安全补单,电商补单,淘宝精刷,天猫精刷 . 淘宝刷单 天猫刷单 拼多多刷单 电商刷单 安全刷单 淘宝补单 天猫补单 拼多多补单 快速刷单 地推刷单 淘宝刷销量 天猫刷销量 拼多多刷销量 电商补销量 安全补销量 安全补单 电商补单 淘宝精刷 天猫精刷



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欧洲需要发展独立于美国的军事能力”,他将提议组建欧盟自己的远征军。这是自美国仓促撤军阿富汗以来欧洲又一番亡羊补牢的感悟,也是欧洲防务一体化建设再一次信誓旦旦的启航。但人们不禁要问,即便是近在咫尺的乌克兰危机都没能够促进欧洲防务合作走深走实,远隔千山万水的阿富汗撤军危机何以成为欧洲补强安全短板的“催化剂”,又能够真真切切推动欧洲安全联盟走多远?

不可否认,土崩瓦解的阿富汗加尼政权、混乱不堪的喀布尔机场与美国仓皇撤离的景象确实对欧洲形成了强刺激。欧洲舆论充斥着愤懑、焦虑甚至是恐惧。在欧洲人眼中,美国的撤军是武断自私的,既缺乏准确的情报,也没有周密的计划,更不屑与盟友沟通协商。德国联盟党总理候选人拉舍特认为,阿富汗行动是北约历史上最大的失败。

但与此同时,自身军事能力不足则让欧洲人备感无奈。在阿富汗撤军过程中,欧洲国家受限于情报,撤侨行动迟缓。且机场及其安保的主导权掌握在美国人手中,欧洲即使派出自己的飞机,也接不到人、载不够人、收不对人,处处受限,时刻充满着无力感。欧盟深感与美国在阿富汗问题上的地缘分歧,阿富汗是关系欧盟安全的大周边,但在美国上下看来有如鸡肋。更令欧洲人感伤的是,阿富汗塔利班速胜夺权不仅意味着这一西方经营多年的内陆国改天换地,也凸显了西式民主输出的挫败,戳穿了美国回归只是件“样子货”。

一个新的大国博弈的时代正加速到来,在这样一个历史节点上,将自身安全托付于人且所托非人,是十分盲目危险的。正如博雷利所言,“欧洲人没有选择,我们必须自行组织来面对这个世界,而不是幻想”。可以说,欧盟在阿富汗后撤军时代提出强化自身军事能力,是其战略自主方略的自然延展。

事实上,欧洲人近年来在周边安全形势的压力下,在战略自主的催动下,安全防务一体化建设上没少下功夫。启动永久结构性合作,有意愿的欧盟成员国在安全防务建设上先行“组团”,数十个军事项目陆续上马。建立欧洲防务基金,首次将欧盟资金名正言顺地投入防务合作建设。法国总统马克龙提出了“欧洲干预倡议”,联合十余个国家迈开了向“欧洲军”进发的步伐。自2020年下半年德国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以来,在德法推动下,欧盟开始实施“战略指南针”计划,力争在2022年上半年法国担任轮值主席国时达成共同行动框架,促欧盟形成更具一致性的战略文化。这一系列举措,使欧盟的安全防务一体化建设呈现一派蓬勃发展的局面,也取得了一些突破性的成果。

不过,总体来看,欧盟的安全能力建设短板依旧突出,无论是新型军事武器的研发、列装,还是情报能力指挥系统的协调完善都处于名胜于实的状态。这主要是缘于欧洲安全的主导力量一直以北约为主,仰仗美国的支撑安排。而且,欧洲各国安全防务的发展方向不尽相同,达成一致意见的难度远胜于其他非敏感领域。在安全议题上,东欧小国对西欧大国的不信任感更是根深蒂固,因此欧盟的安全防务建设是象征性的合作多,实质性的进展少。

由于欧盟机制特性,其在面对接连不断的危机考验时,很难聚焦于一项难度大、成效弱的事业,而打造安全防务就是这样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可以说,欧盟要改变其军事弱的形象,面临着多个结构性难题。尽管阿富汗问题被纳入了欧盟全球安全的视野,但博雷利的此番豪言壮语能否最终实现,还要画上问号。(陈旸,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副所长)